宅腐,冷逆拆
微博:茶小夏_迷茫中
第五人格id:蒜蓉小扇贝
主吃all社all佣
克利切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Oh Yeah!/全職all葉 01

閒人。:

※棄療文,有病程度請先見設定(新增了方銳大大的介紹)。


※劇情(?)全年齡歡樂向,但沐沐等大手的本子節錄各種無下限


※沐沐大手本的節錄ABO生子、肉有,CP為韓葉。不閱讀絲毫不影響劇情推演,雷者請不要大意地跳過,或者可以跟葉修大大一起體會被雷的滋味。(範圍以「引用」功能標註)


※請不要在意時間軸,作者還在追進度。


※我真心愛著全職請看我真誠的雙眼。




01蘇沐橙的床底


「老大好腰力!」


「……啥?」


雖然已經徹底認清包子的小白本色,然任憑他打著戰術大師的頭銜,葉修還是沒能有把握完全接下這些顯得有點邏輯喪失的招。腦神經被打出數秒的僵直,也沒來得及緩過神,包子又自顧自的開始大大的歌功頌德起來。


「白天要提攜不成材的後輩,晚上又要和各大戰隊的人周旋,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不是有人把您的事蹟出版成書,我永遠不會知道老大遠比我想像中的更加偉大,我們應該把這些冊子放在網吧的門口,讓更多人明白老大的辛苦……」


「等、什麼書?我什麼時候授權給別人寫過傳記了?」


「大姊拿給我看的!好多本!但我只會隨身攜帶這本,其他都放在房裡。」包子邊說邊從外套裡邊的內袋(最靠近心口的)抽出巴掌大的小冊,恭敬地遞給了葉修。


《標記我吧,老韓》。


中文字各個拆開來是都看得懂,全給湊一起就有點意義不明,十八禁警告標語固然令人不安,但在那之前,封面的構成就幾乎要讓葉修的理智斷線──兩個赤裸的男人在床上糾纏不休,雖然最關鍵的部分巧妙地被遮擋住,整體而言仍然足夠動搖閱覽者的精神。


尤其被畫在上頭的還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傢伙。


「……操!這是我和……老韓嗎!我靠他們到底在幹什麼!這年頭警察都不掃黃了嗎!」


葉修這話是扯開嗓門喊的,早早就開始訓練日程的喬一帆被嚇出一個失誤,其他人心理素質較高,就稍微用眼角餘光掃過隊長,不動聲色——或說等著看戲,倒是魏琛的反應很大,也顧不上什麼,急急地叫出檔案管理員把個硬盤給格式化了。


「魏琛大大難得大爆手速啊!要不要哥的黃金右手給你搭把手?一回就算你三百萬⋯⋯靠你怎麼把D槽清了!哥還沒搬完檔、」


「你從我這裡順小黃片?」


「⋯⋯不要那麼小氣嗎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


「有沒有像你這麼猥瑣的?」


「不不不論猥瑣您才是大前輩啊!您稱第二絕對沒有人敢稱第一。」


「誰說沒人,那裡不就站著一個?」


兩道目光齊刷刷地看向葉修。


「啊、這倒是。」


「人外有人啊⋯⋯剛才不是說有警察同志要來掃黃?怎麼丁點動靜都沒有?」


「退役後除了手速和智商連聽力也一起退化了嗎?這種素質的戰隊成員身為隊長的我感到無比憂心。」


「操!有你這種素質的隊長才要讓我吐血!」


「老魏還是快把檔案備份叫出來吧,未來五十年你也只能靠它跟你的右手了⋯⋯還是我們的方銳大大會搭把手?」


「搭把手你妹!給我三百億我都不要!」「誰他媽要他給我搭把手!我連三百塊都不想付!」


「嘖嘖,」葉修摸了摸下巴。「這麼默契,你們乾脆就湊合湊合?」


方銳翻了雙真誠明亮的白眼,魏琛乾脆地送出一根中指,一直沒能插上話的包子不甘寂寞,逮到這個空檔,連忙又掏出兩本和葉修手上一樣的小冊。


「你們不要再吵了,看,老大每天晚上都要幹體力活,很辛苦的!」


「這什麼玩意⋯⋯靠!葉修你、」


「⋯⋯包子,你不是說你身上只帶了這本嗎?」


「報告老大!只帶了《標記我吧,老韓》沒錯,這個我有五本!」


「⋯⋯」


葉修打了比榮耀還久的嘴炮,這回竟然也是無語問蒼天,本來鬧得正歡的魏琛和方銳在打開小冊後也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登時訓練室回到它應有的寧靜,只有莫凡把鍵盤敲的噠噠作響,還有安文逸咂吧咂吧嚼著大豆水果棒。


首先憋不住的是方銳,直說要去趟廁所就快速閃下樓,魏琛朝著背影狂噴「沒出息的廢物不要跟我搶」也匆匆跟著去了,差點沒在樓梯被撞翻的陳果完全沒進入狀況。


「他們幹什麼?老婆生了?」


「老闆早!他們去廁所。」包子精神抖擻地回答。


「廁所?」陳果視線掃了一圈,「這麼急怎麼不用二樓的?」


「搞不好他們認馬桶。」安文逸幽幽地說,邊又拆了包新的大豆水果棒,草莓味的。


大男人有這麼嬌貴的,陳果在心底狠狠鄙視兩人一回,然後發現了好像什麼不對——總是逮緊機會嘲諷的貨怎麼都沒吱聲?


葉修正翻開那本小冊子。


 



「老韓,記得給孩子餵奶。」


葉修懶洋洋地攤在雙人床上,另一邊著躺著銀灰色的TOSHIBA小筆電,他嫌拗口,就管叫它拖把。


「珩珩早吃飽睡了,他的作息可比你正常多。」韓文清站在床邊,冷著張臉說道。


葉修突然覺得背脊席上一陣涼,也顧不上黃少天還在用垃圾話刷屏刷得歡,直接就把電源給關上了。


「那我也⋯⋯」


「但我還餓著。」


葉修拉上被子的速度沒韓文清掀開得快,眨眼間床面就淨空的差不多只剩下人和枕頭(小筆電已經被穩妥妥地移到小桌上了),Alpha的信息素在空氣中漫開來,水果酒味兒的,恰好掐住葉修的軟肋。


「得,我還在坐月子⋯⋯」


「有你坐這麼長的?」


韓文清不想浪費時間在打嘴炮,趁葉修還被賀爾蒙薰的來不及回口,一個欺身壓上,毫不客氣地在他的脖頸咬上好大一口。


「操!你耍流氓!」


早也習慣葉修在進入正題前的嚷嚷,最開始還會用些接吻的花招讓他閉嘴,現在的韓文清才懶得理這些,直接就探進寬大的T恤,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雖然明白今天大概是難逃一劫,但就安靜的任人宰割實在有損他垃圾話大師的風采,掙扎的動作沒了,葉修的嘴上還是沒消停。


「這件三天沒洗了多沒情調啊老韓,現在年紀也不小了我怕你做到一半軟--」


原本在腰際徘徊的手突然轉移陣地,一把摸上揉捏起生產後的Omega微微漲起的乳房--無疑是非常敏感的。葉修這下貧不起來了,整個房裡只剩下兩人低低的喘息,直到韓文清把嘴湊向被指間逗弄到挺立的乳尖。


「嗯⋯⋯你想幹什、我靠、哈⋯⋯」


韓文清一口含住乳頭開始吸吮--之前也是這樣餵飽韓珩那娃兒的,但這回的感覺跟那時候完全不一樣。


「啊哈⋯⋯不要一直用⋯⋯會⋯⋯出來⋯⋯」


總是抿緊的雙唇在粉嫩上磨蹭,葉修的胸口脹得厲害,陌生的酥麻感在身體裡炸開來,濕熱的舌尖迷戀的舔舐他分泌出的乳汁,平常還能稍微克制住的呻吟現在是怎麼也按捺不了。


「怪不得珩珩這麼黏你⋯⋯」



 


「⋯⋯包子。」


「什麼事啊老大?要來杯茶嗎?」


「你說這本是沐橙給你的?」


「沒錯!而且大姐說她床底下還有很多!老大想多拿幾本去嗎?」


「老闆,妳昨天跟我說沐橙和唐柔是上哪去了?」


「她們去B市⋯⋯參加活動,禮拜一才會回來。」


「喔。」


葉修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走回自己的座位,一把抓起掛在椅背上外套,左摸摸、右摸摸,好不容易才騰出支手機——蘇沐橙前陣子送他了只iPhone,看著還挺高端洋氣。睽違數月,他第二次按上電源鍵(第一次是在一群人硬拉著他手把手把功能轉個圈時也一併演練了關機),還剩下一半多的電量,點開先行被送禮者充實一回的通訊錄,葉修稍微吃力、但總歸是順利地找到蘇沐橙的電話。


撥號。


「喂。」


「⋯⋯葉修?是葉修嗎?」


蘇沐橙那兒的收訊顯然有點差,背景音又雜的很,葉修幾乎是要整個耳朵壓在播音孔上才聽得清。


「怎麼突然打來了?」


「沐橙,禮拜二晚上有空嗎?」


「(●°u°●) ?」


「我們,稍微、來談談人生吧⋯⋯」


 


TBC.



评论(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