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腐,冷逆拆
微博:茶小夏_迷茫中
第五人格id:蒜蓉小扇贝
主吃all社all佣
克利切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园社/all社】当花盛开时-上

园社主/all社

粮及其不足,为了防止饿死自己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辣鸡写手只会开车,剧情苦手,流水账

后续有车

性转园丁

女装大佬园丁

我流园丁和慈善家,有自设,园丁不渣,他只是从小活得比较黑暗性格比较矛盾

没有颠茄,没有中毒,没有黑化

Let’s go!

 

 

 

“皮尔森先生,您挡住我的路了。”艾玛伍兹笑着说,笑意却抵达不到眼底,翠绿的眼底流露出的一丝厌恶没能逃过克利切的眼睛。

 

“对、对不起。。。”克利切颓然的放下手中精心包装的蔷薇,捏紧拳头,侧过一步。体型小巧的姑娘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

 

克利切苦笑,尽管手心上被蔷薇花刺出的伤口还未结痂,但却比不上心口的绞痛。曾经那个年幼的,粘人的,满心依赖他的小艾玛,自从知道他的心意后却避他如蛇蝎。他知道他的小姑娘在憧憬着谁,那个救死扶伤不分贵贱,温柔又体贴的上等人。她是她的天使,她的良药,他的情敌。

 

不。他连当人家情敌的资格都没有。

 

他扔掉手中隐隐有败容的蔷薇,拖着脚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下一场比赛就在两个小时后,他要打起精神,保护好自己的小姑娘。

 

艾玛走向通往花园的路,仿佛想摆脱什么脏东西一样加快了脚步。他讨厌克利切·皮尔森——是的,艾玛·伍兹其实是个男孩。其实小时候正相反,年幼的艾玛非常粘克利切,连睡觉都不想和他分开,为此克利切开心并且头疼着,毕竟他为了维持孤儿院而做的勾当不能让这样一个如天使般纯洁的孩子看到。

 

事情的改变就发生在艾玛成年的那一天。克利切为艾玛办了一个简陋的生日派对,为了给艾玛和其他的孩子吃上一口蛋糕,他铤而走险偷走了一位贵人老爷的钱包为此不惜被人打断了一条胳膊。

 

那天天气真好,晾在院子里的衣服随风轻扬,荡出一股好闻的,混合着太阳、青草和皂香的气息。克利切站在院子里收拾晾晒好的衣服。被打断的胳膊草草的吊在胸前,一动就钻心的疼,他只能艰难的用一只手从高高的杆子上一件件取下来放进衣篓里。

 

直到他取下最后一件衣服。那是艾玛的一条红裙子。他忍不住捧着裙子发起了呆。小偷先生的手是灵巧的,这条裙子是他五年前为她缝的,小姑娘一直营养不良,五年下来也没多长几公分,这条旧裙子她一直穿着,花边都有些磨损了,围裙角上还打了块歪歪扭扭的补丁。

 

他和他的小姑娘年纪差了那么多,他知道他不该有这种妄想的。可是看着他一手养大的小姑娘出落得越发可爱动人,他惊慌得发现每当他的小姑娘拥抱他时他都会心跳加速,出现可耻的生理反应。他痛苦极了,却在明知道是死路的时候仍一头撞了过去,心底仍怀有悄悄的期望。

 

他蹭了蹭那块针脚粗糙的补丁,那只完好的眼睛柔软了一下,终是忍不住把脸埋进了裙子里,妄图能闻到小姑娘的发香。

 

这一幕被刚好出来想叫他回去吃蛋糕的艾玛·伍兹瞧个正着。

 

没能隐藏好对自己的小姑娘的感情,溢出了那么一点点就让当事人发现了,那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

 

咔——

 

玻璃破碎的声音唤回了克利切的神智,克利切站在小屋门口紧张地左右张望,这局求生者是他,艾玛,瑟维和萨贝达。

 

萨贝达先生是位退伍的佣兵,他年龄尚轻却身手矫健、观察敏锐,吸引监管者的任务只要他在那么每次就交给他了。克利切略微有些安心,但还是远远的跑到能看到艾玛但她却注意不到的位置开始修起了电机。

 

艾玛熟练地拆完了教堂小屋附近的狂欢之椅,给正在吸引监管者注意的萨贝达报了个信引他过来放心溜屠夫,然后拎着工具箱跑远去修电机了。克利切偷偷摸摸得隔着围墙的缝隙看她,刚来到这场无止尽游戏时的小姑娘还曾吓得哆哆嗦嗦,现在已经可以利用自己的长处给队友争取时间了。她成长得飞快,似乎再也不需要他的庇护了。克利切压了压心中翻涌的难过,飞速修完了两台电机。

 

“铛铛——”钟声敲响,代表着监管者可以使用技能了,而这时克利切发现萨贝达和瑟维都已经受伤了。残血的佣兵跑到他身边接手了第三台机:“监管者是小丑,他看到了在我不远处修机的罗伊先生,现在去追他了。”

 

“克、克利切把这台修完就给你治疗。”克利切有些心疼这个浴血的年轻人,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没关系皮尔森先生,我撑得住,只怕罗伊先生要撑不住了,快点修机吧。”刺客皮肤的佣兵瞥了眼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的克利切,悄悄弯了弯眼睛。

 

两人合作破完了这台电机,此时艾玛在远处又报了点需要人帮她,克利切拉住想要去瑟维那边的佣兵,低声急促地跟他说:“你、你去帮艾玛,瑟维那边我去,他有回光返照,只要你们修完我们就能撑住。”

 

说完也不管萨贝达的欲言又止,冲向了魔术师那边。

 

萨贝达相信克利切的技术,开启钢铁护肘就向园丁的方向弹射过去。

 

艾玛正在抓紧时间修最后一台电机,看到一个跑向他的身影时还来不及酝酿对某人的厌恶之情就看到了来人却是萨贝达。

 

他一口气梗在胸口:“皮尔森先生呢?”

 

萨贝达眼也不抬地摸上需要整修的零件:“我受伤了,皮尔森先生让我来帮你修机,他去帮罗伊先生了。”

 

正说着话,两人注意到跑去帮瑟维的克利切受伤了。萨贝达的气息骤然一凛。

 

艾玛抿住唇不说话,手上的动作更快了点。

 

10.....9.....8.....7......6......5......4......3......2......1!

 

随着滴——的一声,逃脱门通电了,带了回光返照的魔术师立刻满血,他感激地看了眼帮他吸引小丑注意的克利切,余光却感到监管者凛冽的红光——

 

“快走——!”

 

那一瞬间胜券在握的魔术师还没反应过来,受伤状态的克利切已经闪到他身旁帮他抗下了这一锯。

 

趁着小丑擦刀的时间,魔术师咬牙往门边冲去。

 

克利切咳了口血。他们都没想到小丑居然带了挽留。他本来就是受伤状态,不如让满血了的瑟维跑,拖过挽留时间赢的几率还更大一点。

 

但是真的好疼啊。。。尽管他平日做的勾当经常让他受伤,可小偷先生其实很怕疼的。

 

那只完好的眼睛被鲜血侵染,视线中只剩茫茫一片刺眼的红,克利切听到了远方门打开了的声音,放心的让自己沉浸在了黑暗中。

 

评论(12)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