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腐,冷逆拆
微博:茶小夏_迷茫中
第五人格id:蒜蓉小扇贝
主吃all社all佣
克利切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第五人格/all社】room no.9 第九章

哇这章为了走剧情写得跟shit一样……

简直写成了大型rpg游戏攻略现场……

为了HE我是拼了,可我的文笔没有跟我在一个起跑线上orz

就……随便看看吧orz

-------------------------------

Day 9

 

克利切已经把自己关在屋里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前,早上八点。

 

“指定人:克利切·皮尔森”

 

“任务A:指定人使用工具(数量:1;属性:金属;物品:锤头)打断任意人员全身五分之一的骨头。”

 

“任务B:指定人在全体男性面前zi//wei至gao//chao。”

 

本来坐在吧台前吃早餐的克利切目瞪口呆,手中的勺子“当啷”一声掉回碗里,随即风一般的冲回了房间,嗙的摔上了门。

 

在场的几位男士面面相觑,却又蠢蠢欲动。

 

“先让……皮尔森先生缓一缓吧。”艾玛打破了客厅的沉默。今天的任务对于克利切来说耻度太高了,即使是那个为了孤儿院愿意把自尊心扔到地上给人践踏的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

 

于是大家分散开来,各自找事情去打发时间了。

 

威廉和萨贝达去了健身房,莱利去了书房,幸运儿和瑟维去了厨房,艾玛独自一人去了温室,而艾米丽则从冰箱里拿了盒冰淇淋——这位嗜甜的女士终于有机会可以满足自己渴望甜食已久的胃了——敲开了克利切的门。

 

克利切把自己埋在被子卷里,听见敲门声后不情不愿的拖长了声音喊了声请进。看到来人是艾米丽,他赶紧从被子卷中钻出来。他有些尴尬的看着艾米丽淡定的坐到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上,幸福的打开冰淇淋盒子挖了一大口。

 

“克利切。”吃完那口冰淇淋后她合上了盖子,收敛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端丽的脸上神情严肃了起来,“今天已经是第九天了,明天的任务如果能顺利完成,你想过出去该如何面对他们所有人吗?”

 

克利切愣住了。自从来到这里,他一直想的是该如何完成任务赶紧出去,却完全没考虑过这群和他有了亲密行为的人在离开这里后是不是还能像曾经那样相处。

 

还有几天前那次围着他的表白……

 

艾米丽叹了口气。她和克利切在进庄园前就已经相识,得知这个阴鹜自卑又自傲的瘦削男人以一己之力撑起了一群孩子的港湾后她便对他肃然起敬,经过几次疗伤后两人便渐渐熟识。

 

进了庄园后,克利切从小在底层摸爬滚打学会的生存技巧让他在狂欢中尽力护着她和其他所有人,艾米丽作为女性的直觉让她总能在苗头出现的时候就发现其他人对克利切的感情。

 

直到来到这个出不去的房子,这群人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展现出他们对克利切的占有欲。

 

她不知道克利切会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在她看来克利切几乎是放弃抵抗的任由任务牵着走,唯一能让他积极起来的也只有对艾玛伍兹的爱。

 

这样下去可不行。已经开过荤了的猛兽,还能忍受再次被关回狭小的栅栏继续吃素吗?

 

她的担忧绝对不是杞人忧天,她不希望克利切受到伤害,更希望他能得到幸福,如果能趁着这个机会和其他人好好谈一谈就好了。她这么想着。

 

“别再把自己缩在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了,他们都在等你。答应我和他们好好聊一聊,好吗?”艾米丽拉起克利切的手,轻轻拍了拍。

 

看克利切陷入了沉思,她不再多说什么,捧起那盒微微融化了的冰淇淋离开了克利切的房间。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如何去做的。

 

克利切把门悄悄打开了一条缝,空荡荡的客厅稍微让他松了口气。他四处望望,穿过走廊推开了离客厅最近的健身房的门。

 

屋里的两个人在他推开门的时候眼神就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皮尔森先生!”威廉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从器材上跳下来,脸上挂着汗珠就飞奔了过来,小麦色的皮肤带着运动后的朝气扑面而来,让克利切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稍微松弛了下来。

 

“先生。”萨贝达紧随其后,尽管表情没什么变化,但那双钢蓝的眼睛也带着微不可查的开心。

 

看着两双带着绝对的信任和过度的热情盯着自己的眼睛,克利切垂下眼掩饰般的咳了两下,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们……他们还年轻,等从庄园出去后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肆意挥洒,犯得着和他这样一个被勉强维持的孤儿院掏空了的老男人混在一起吗?

 

而来自一个刚成年的小伙子口中的爱又能维持多久?

 

克利切突然又想退缩了。

 

“皮尔森先生,您是不是又想推开我们?”萨贝达逼上前一步,把比他矮一个头的男人困在他和墙之间。

 

“克、克利切喜欢伍兹先生,你们都知道的。”他艰难的开口,想要让这两个大男孩知难而退。

 

“哪怕是默默的喜欢,也不行吗?”萨贝达不甘地追问。他不想放弃,他和威廉是同一批进入庄园的,在他还对整个游戏一脸懵懂的时候,不断触电的电机和若有若无的心跳让他烦躁不堪,监管者的技能让他一头雾水,不断受到创伤的身体几乎无法动弹,而那时候是克利切出手救了他,引开了监管者给他喘息的机会。

 

熟悉了游戏后的威廉作为救人的主力,每次残血后克利切总能神出鬼没的出现为他治疗,让他能放心的继续抱着橄榄球冲刺在破旧诡异的地图上为即将上狂欢之椅的队友争取时间。

 

他们是他可以把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的队友,他是他们的救赎者,暗恋对象,梦中情人。

 

尽管知道他喜欢艾玛·伍兹,他们也不想就这么放弃。

 

克利切几近狼狈的从健身房逃了出来。

 

他没能拒绝得了这两个带着不顾一切爱意的年轻人,只能让自己迅速逃离。

 

“真是狼狈啊。”莱利抱着手臂倚在书房的门口,看着从对面的健身房窜出来的克利切。

 

“关你什么事!”

 

这样的对话在庄园里已经进行过了很多次,克利切不用大脑思考就直接脱口而出,然后才发现了光是随便站着就散发着高傲气息的律师先生。

 

莱利走到克利切面前,比他高一些的身量第一次给克利切带来了压迫感,克利切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动声色的想退后一步减轻些压力,却被莱利抓着领带扯回了面前,微凉柔软的嘴唇随即覆盖在了他的唇上。

 

克利切僵住了,无措的任由莱利亲吻他,感受着冰凉的镜框时不时的触碰到他的额头和脸颊,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注意到莱利轻轻颤抖的睫毛,他都忍不住佩服起了自己来。

 

直到莱利轻咬了下他的下唇,结束了这个短暂而又漫长的吻。

 

“你、你、你干什么!”克利切一把推开他,脸色涨红一片,不停的用手背蹭着似乎还能感受到对方温度的嘴唇。

 

“我之前说的话,考虑一下吧。你不亏。”莱利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他的呼吸比以往要凌乱一些,耳朵尖也悄悄染上了红晕,但是还在炸毛的克利切没有注意到。

 

他维持着最沉稳的表情走进了书房,关上了门。

 

啧,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先去了健身房,被那两个小辈抢先了还真让人不爽。

 

牙尖嘴利的律师先生生怕自己再说出些什么会无形推开那人的话,便决定用这种方式表明下立场。好在,看上去结果不坏。他靠在书房的门上,伸出手指近乎缱绻的蹭了下嘴唇。

 

克利切从让他窒息的区域逃离,慌不择路的走到了开放式的厨房,还未见到人影,就听见了一声响彻整个厨房的爆炸声。

 

“轰!!!”

 

“咿呀!啊!”

 

滚滚浓烟溢了过来,本来嗓子就不好的克利切感觉嗓子一痒,忍不住猛咳了几声。

 

“对对对不起皮尔森先生!”

 

烟雾中跑出来一个灰头土脸的人,正是和瑟维在厨房不知道鼓捣什么的幸运儿。

 

此时的幸运儿脸上到处都是脏污,衣服上也不能幸免,零零散散挂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炸开后的残骸,连眼镜一角都断裂了,惨兮兮的挂在脸上。

 

克利切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但还是伸手摘下了幸运儿的眼镜。幸运儿看着他不知道从哪个口袋里掏出神奇的不知名的小物件和工具,三两下就修好了断裂的眼镜腿,再粗鲁的给自己挂回了脸上。

 

“皮尔森先生好厉害!”他不加掩饰的大声赞叹,不住地摸着眼镜,几乎爱不释手了。

 

“咳,小意思,克利切会修的东西还多着呢!”克利切满意的收下了赞美,“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克利切还以为你们想把整个屋子给炸了呢。”

 

“咳咳咳!”瑟维也从滚滚烟雾中跑了出来,一身考究的西服黑一块紫一块,脸上蹭的都是灰,比起幸运儿也不遑多让。

 

克利切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克利切第一次看你这么狼狈啊,亲爱的瑟维。”

 

幸运儿睁大了眼睛。他第一次看到心爱的前辈笑得如此开怀,眉眼舒展开来,如夏日雨后的矢车菊般的蓝色眼睛盈满笑意,仿佛那一刻所有糟心的事都离他远去了一般。

 

真好看。为了这样的笑容幸运儿觉得哪怕让他现在去死他也愿意。

 

“咳,你问问他做了什么。”瑟维抽出条手帕想擦拭下乱七八糟的脸,结果蹭得到处都是,克利切看不下去了,一把抢过来扯着他的领口拉下他的脑袋仔细帮他擦着,瑟维笑眯眯的任由脖子被勒着拽低身量,放任克利切略带些粗鲁的动作。

 

幸运儿眼巴巴地看着,克利切帮瑟维擦完,翻了个面帮可怜兮兮的幸运儿也擦了两下,然后把染脏了的手帕丢回给瑟维。

 

“我只是想给皮尔森先生做点东西吃……”幸运儿缩在角落里,声音都低落了下来,“我、我也没什么技巧,还什么都不会,在庄园里皮尔森先生护着我,来到这里后能和皮尔森先生亲密接触我真的是十分开心。”

 

说到“亲密接触”的时候,年轻的小伙子红了脸,眼神忽闪着从镜框上悄悄看克利切。

 

同样是戴着眼镜,莱利就总是戴着一股上层人士的精英感,看上去客气又疏离,而幸运儿就显得像个小白兔一样纯真可爱。克利切悄悄在心中对比。

 

“我喜欢皮尔森先生,所以、所以我也想尽量做些什么!听说罗伊先生对于烹饪十分在行,所以我本来想着学两手的……”

 

这个在庄园里幸运值爆表,每次都能摸到需要的东西颠颠的跑去带给克利切丝毫不顾自己的孩子,此时在一片狼藉的厨房混着依然未消散完全的烟雾中委屈的向他告白,克利切连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

 

何况……从小在残酷的世界中长大从没被人爱过的克利切,也自私的不想拒绝。

 

这摇摆不定的性格让他都开始唾弃起自己。

 

“本来我也想为你做顿饭。”瑟维摘下礼帽掸了掸灰,往后扒拉了一下头发,没有刘海遮挡的脸成熟又性感,“谁知道他真的对于烹饪一窍不通,我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炸了厨房的。好在我们不需要为此赔上一笔钱。”

 

正说着话,厨房里传来“叮”的一声,瑟维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走回弥漫着淡淡的烟雾的厨房里,从烤箱中端出了一个托盘。

 

托盘上整齐排列着几个仿佛舞会彩球缩小版的小蛋糕。

 

“这个居然保下来了。”瑟维把托盘放到吧台上,找来了漂亮的马芬纸托一个个摆好,然后拿起烤得最好看的那个捧到了克利切的面前。

 

克利切睁大眼睛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捧在眼前看着。

 

“没想到我们的大魔术师还有这一手。”他赞叹道,简直都舍不得吃了。

 

“早就想给你做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正巧这里工具齐全。幸运儿也有帮忙,馅料是他调的,尝尝看?”瑟维微笑着说,幸运儿也凑上前期待的看着他。

 

克利切小心咬了一口,淡淡的蓝莓味道在口中弥漫开来,馅料带着薄荷的清凉和微微的清甜,让不怎么吃甜食的他也赞不绝口。

 

“可以的话,以后我想给你做一辈子。”瑟维轻声开口,脸上的表情虔诚而郑重。

 

“我也会努力的!皮尔森先生!我真的喜欢您!”幸运儿对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丝毫不加掩饰,带着几颗小雀斑的脸上满满都是认真。

 

说的人没有感觉,听的人已经快承受不住了,他觉得自己的脸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视线开始到处乱飘,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用急着回复我们,我们会一直等着你的。”瑟维伸手轻轻蹭掉他粘在嘴角的一点奶油,垂下眼收回手指舔去了。

 

克利切第二次狼狈出逃。

 

快步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他迎面扑到了一大束向日葵里。

 

还带着露水的向日葵散发着清甜的香气,灿烂灿烂的一大片明黄包围住了他,让克利切有一瞬间的怔愣。

 

“克利切?”艾玛的声音从花束后面传来,“真巧,我正想去找你呢。”

 

“伍、伍兹先生!对、对不起!”撞到心爱的人怀里让克利切手足无措起来,他惊慌地看着因为他的撞击导致的有些蔫巴巴的向日葵,心底暗骂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小心。

 

“本来就是准备给你的,你可不能嫌弃呀。”艾玛轻笑着将包装好的向日葵塞进克利切的怀里。

 

“给、给克利切的?”

 

“是呀,这些代表着我对你的爱慕和忠诚,我亲爱的克利切。”艾玛连带着花一起抱住了克利切,亲昵的在他耳边蹭了蹭。

 

“我知道你去找过其他所有人了。老实说,我有点嫉妒呢。”艾玛在他耳边轻声说着,看克利切急切的想要回答,他赶紧阻止了他,酝酿了一下语言继续诉说,“但我知道,他们对你的爱不比我少多少,我唯一的优势就是你对我的喜欢。”

 

“我不是什么无私的人,我也想独占你。但是你问问自己,你真的能放弃他们所有人跟我在一起吗?你会舍得看到他们伤心吗?”

 

“而看到他们伤心的你,也不会高兴吧。”

 

艾玛轻叹一口气。家庭缘故造就他天性比所有人都敏感,或许他比克利切自己都要了解他,与其让克利切跟他远走高飞放弃所有人后导致未来他因为过度的愧疚而心生隔阂,不如现在就说开。尽管这样会导致克利切的爱分散开来,但如果克利切能平安快乐的度过这一生,他愿意。

 

克利切觉得自己是个阴暗又自私的人。他一边开心着艾玛和自己的心意相通,一边又无法开口拒绝其他对他诉说爱意的人。所以他宁肯以任务为借口放纵肉体的沉沦,也不愿意好好剖开自己的真心探索下深埋心底的声音。

 

而艾玛过分的温柔撕开了他的伪装,把他的心彻底摆了出来,迎接而来的却不是炽热的烈焰而是温暖的阳光。

 

他们为了自己宁愿用这种方式妥协。

 

克利切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滚了下来。

 

“别哭啊,我会心疼的。”艾玛吻去了克利切的泪水,“他们都会心疼的。”

 

---------------------------------

然后走AO3

---------------------------------

一瞬间大家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作鸟兽散的乱糟糟的离开了克利切的房间——他们急需解决下个人问题,顺便给已经羞耻到想死的克利切一个独立的环境稍作休整。

 

明天……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克利切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睁开被泪水浸润得湿漉漉的眼睛,盯着虚无一物的天花板,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意外的平静。

 

不管明天的任务是什么,他们都可以携手完成的吧。

 

TBC

-----------------------------------

脑壳疼,最后一章我得多磨几天,最近没有兴趣开车了【躺平】

评论(106)
热度(853)
  1. 太上老哥爱与和平茶小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