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腐,冷逆拆
微博:茶小夏_迷茫中
第五人格id:蒜蓉小扇贝
主吃all社all佣
克利切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第五人格/all社】全都是猫呀-5

All社
现代架空
全员兽化
依旧园丁性转
想到哪写哪
轻松小甜饼


-------------------------------


现在的形势有点危急。

 

大概是因为刚刚成年不久,警觉度还不够高,当这天幸运儿、艾玛和海伦娜结伴出去寻找食物的时候便被新来到这片街区的几只狂妄的野猫尾随了。

 

也许是在之前的街区混得太好,这几只猫体型比它们大了不止一圈,细长的猫瞳泛着幽绿的光,正施施然的把它们逼向一个死角。

 

幸运儿和艾玛在前方护着海伦娜,第一次经历这种局面,两只年轻的公猫也有些紧张,但是它们不能表现出来,否则本就瘦弱一些的海伦娜会更加慌张的。

 

此前也有交涉过,艾玛以为这几只野猫只是想从它们口中夺取食物,但现在它才发觉自己太天真了。这几只野猫不管是身手、体格还是性子,都不像是为了食物而掠夺,反而更像是享受着追逐猎物的愉悦感。

 

而猎物,当然指的就是它们。

 

这几只猫大概是在自己以前的圈子玩得久了已经没有敌手,所以才结伴来了这个街区吧。也是它们运气背,居然碰上了这种事。这个时间克利切差不多要到家了,如果看到它们没有回来,肯定会来寻找它们,而如果让克利切发现这件事,它肯定会让它们几个躲开自己去迎战的。

 

克利切已经保护了它们太久了,不能再让它受到伤害了。

 

艾玛和幸运儿对视一眼,双双亮出了爪子。

 

它们要在克利切找来之前解决掉这几只该死的猫。

 

尖锐的爪子狠厉地划上皮毛,皮开肉绽,血珠纷飞。领头的虎皮猫呲牙嘶吼了一声,甩尾跳回了自己的阵营。它一时大意,被艾玛狠狠一爪子抓伤了左前爪。如果不是它反应迅速,说不定此时左眼都保不住了。

 

它收回轻视怠慢的想法,眯起了眼睛,蹲坐在地上嘶哑的叫了一声,身边蠢蠢欲动的三只野猫便如离弦的箭的一般带着强烈的气势扑了上去。

 

它们确实有挑衅的资本,硕大的体型和残忍的攻击让它们占据了足够的优势,幸运儿艾玛只能依靠着灵活的身形尽力躲开每一次攻势,并且插空补上一爪子。

 

可是它们还得护着无法视物的海伦娜,小母猫尽管已经可以做到听声辩位,但是此时身处如此混乱嘈杂的局面中,它明显成为了它们的软肋。

 

攻击总是被躲开的野猫们也开始不耐烦了,此时发现了作为弱点的海伦娜,攻势顿时一停,接着便火力全开的全都向着海伦娜飞扑而去。

 

艾玛也被缠斗打出了火气,它噌的一声弹出尖爪挡下挥向海伦娜的爪子,把小母猫牢牢的护在自己身后,接着强劲的后腿猛然一蹬飞扑上它的后背,前爪死死掐进这只不知死活的橘猫脖子里,偏开头张大嘴巴露出锋利的獠牙,狠狠地一口咬上这只膘肥体壮的橘猫的后颈。

 

凄惨的猫叫声响彻天空,艾玛这一口起了杀心,几乎是连皮带肉的扯开了一道血口。它被剧痛的橘猫从身上摔下,巨大的惯性把它甩到了墙上,痛吟一声滑落在地,海伦娜赶紧奔过去嗅了嗅,还好,没有来自艾玛的血腥味。

 

幸运儿苦苦支撑着两只猫的进攻,它已经应接不暇了,艾玛的受创让它们损失了一个战力,但是敌方的老大还在好整以暇地蹲坐在地观战中,似乎已经把胜利收入囊中。

 

海伦娜一边守护着艾玛并且时刻注意着虎皮猫的动静防止它突然发难,一边倾听着幸运儿那边的声音,第一次感觉到了力不从心的绝望。


一爪子拍开一只猫的攻势,幸运儿压低身子盯准了其中一只奶牛猫。它无法在两只猫仿佛调戏般的进攻中获得胜利,便只能先尽快打败其中一只。本来温顺的蓝绿色眼睛染了血后意外的凌厉了起来,它压低身子,带着杀意飞扑向那只奶牛猫。

 

另一只狸花猫看见同伴被这刚成年的小公猫打得节节败退,磨磨爪子盯准正打得不可开交的幸运儿无暇顾及的弱点,准备给它致命一击。

 

“小心!!!”克利切找遍大半个街区总算找到了正混战成一团的自家宝贝们,此时从远处看到这一幕,吓得它毛都炸了。可它距离过远,铁定是赶不及的。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灰蓝色纹的白猫从屋檐上闪电般的飞扑而下,巨大的惯性把狸花猫狠狠扑倒在地,它还未反应过来,身上一阵剧痛过后便多出了几道深可见骨的血口。

 

它终于感到了害怕,惨叫着向老大求救,视野中却只看见了一只左腿遍布着金色毛毛的白猫施施然的从自家老大生死不明的身体上跳下向它走来,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它的意识便只剩下一片黑暗。

 

那边幸运儿被克利切的呼喊分了下神,但很快便集中回注意力,三两下把已经失去战意溃不成军的奶牛猫打跑了。

 

克利切飞奔过来,焦急地围着艾玛转了两圈,用肉垫轻轻拍了拍艾玛的头。

 

“艾、艾玛?”

 

闻到熟悉的味道的艾玛从短暂的眩晕中苏醒过来,它小心动了动身子,还好,骨头没断。

 

小心地坐起来甩了甩尾巴,艾玛伸出软舌舔了舔克利切担忧的脸:“我没事啦,让你担心了。”

 

“刚刚吓死我了!”幸运儿凑过来,委屈地抬起爪子给克利切展示前肢上细小的伤口,在看到爪子上残留的血迹时顿了一下,悄悄的装作无事发生一般把爪子藏进肉垫里。

 

克利切看着幸运儿委屈至极皱成一团的小脸,心软的低头舔了舔它的伤口。

 

“克利切先生,你好。”优雅地蹲坐在一边等它们说话的白色大猫看克利切一直没有理它的意思,终于忍不住插话了。

 

克利切这才想起身边还有别的猫:“谢、谢谢你,杰克先生。如果不是你们,克利切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如果不是杰克和这位年轻的公猫来救场,幸运儿肯定会受到重创的。

 

而这位年轻的公猫……克利切悄悄转头看了它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它总觉得这只猫看它的眼神怪怪的。是不是热烈过头了……它回想起之前时不时的那种被盯视的感觉。

 

“克利切……”灰蓝色的年轻公猫轻声开口,声音有点发哑,“你不记得我了吗?”

 

克利切定定的看着这双熟悉的蓝宝石一般的眼睛,神色突然变得不可置信起来:“你、你是——”

 

“是我。”奈布走上前去凑近克利切,忍不住舔了下它湿漉漉的鼻尖,“虽然没能被克利切先生养大十分可惜,但上帝保佑,总算让我再次见到你了。”

 

“重新认识一下吧,克利切先生你好,我叫奈布。”

 

 

TBC

 

被从头到尾无视的杰克:……

 

 


评论(44)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