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腐,冷逆拆
微博:茶小夏_迷茫中
第五人格id:蒜蓉小扇贝
主吃all社all佣
克利切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唐林】兴欣宠物店(番外2)

600粉点文第二发!!

 

 送给@依存症 和 @一世悠然ヾ 小天使!

 

#CP是唐林
#林大大我的嫁!
#这是正文还没有的番外2
#正文去哪儿了我也不造啊
#温馨无虐

 

 

 

 

 

 

“叮铃。”

林敬言才推开了那家名为荣耀的宠物店的大门,就看见一只纯白的小动物得意洋洋的从自己面前走过。

他还没来得及感慨这家宠物店的开放程度,就看见那只小动物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突然浑身毛一炸,猛地向后跳了一步,面向自己压低身子呲牙瞪着自己。

林敬言奇怪的看看它又看看自己。

似乎没有什么吓到它了吧?

一人一动物正大眼瞪小眼,一人拖着脚步走过来,俯下身子曲起手指在小动物头上一敲。

“糖糕别闹,这是客人。”

看上去懒洋洋的人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往桌子旁边的高脚椅上一坐。

一只雪白的泰迪颠颠的跑来,两只前爪往人大腿上一搭,可怜巴巴的盯着他看,那人顺手把它抱上大腿,揉了揉它的头。

“哟这位客人,养宠物吗?我们这同时提供宠物美容大型宠物洗浴宠物治疗和结扎服务。”

听到这话,林敬言和叫糖糕的雪白色小动物一起扭头看向他,只不过雪白的小动物看上去气冲冲的。

“嗯,想看看活泼一点的。”林敬言微笑看着懒散的名叫叶修的店员。

“喏,就那只挺好的。”叶修抚摸着大腿上的泰迪,一边向着叫糖糕的小动物抬抬下巴。

“这……”林敬言苦笑着扭过头,看了看依旧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的小动物。

“这是他表达开心的表情。”叶修睁着眼睛说瞎话。

“看上去它不是很喜欢我。”林敬言摊手。

叶修挑眉看了看一路从小动物尾巴尖蜿蜒而至林敬言小指上的,普通人看不见的红线。

小动物警惕的后退了一步,甩了甩尾巴。

“今天买安格鲁雪貂有优惠,八点八折还送两公斤营养食物,爱尔拜诺品种的浑身雪白无杂色眼睛宝石红调教好了乖顺听话还会逗人开心这位客人不考虑来一发?买了他物超所值呢。”叶修放下手中的泰迪,起身抱起不情不愿的小动物,塞进林敬言的怀里。

小动物起初看上去有点不情愿,不过还是乖乖的窝在了林敬言的怀里。

窝在自己怀里的雪貂看上去温顺了许多,之前的别扭和炸毛威胁现在想想也觉得挺可爱的。

林敬言想了想,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信用卡。

“那么你就跟我回家吧。”林敬言双手举起雪貂跟自己平视,冲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雪貂别扭的看了他一眼,低低叫唤了两声。

叶修打包好了东西交给林敬言,然后递给他一张身份证。

姓名:唐昊

性别:公→男

出生日期:XXXXXXXX

结缘日期:XXXXXXXX

林敬言只当做是店家的新颖创意,没多想就抱着雪貂回家了。

唐昊烦躁的用前爪拨了拨地板上的毯子。

今天林敬言去公司讨论新书的出版问题,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饭碗里的食物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平时好吃,连摆在一边的玩具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

房间温度湿度正好,摆在林敬言床边的小窝看上去也非常舒适,可是唐昊觉得自己越来越烦躁了。

已经晚上8点多了。

平时这个时候那个人总会把自己抱在腿上坐在电脑前打字,或者陪自己玩——虽然自己总是对他不冷不热,但是他还是很耐心的陪伴着自己。

胸口有些闷闷的,感觉——感觉就像毛球堵在了消化道内一样。

切,谁需要他陪了。

唐昊忿忿的走向林敬言的卧室,离开玄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尾巴上的红线已经越来越鲜艳了。

这是“缘”快达到饱和度的象征。

虽然他总觉得自己和那个人才没有什么缘呢。

唐昊窜上林敬言的床,把自己蜷缩成一小团,在林敬言的气息的包围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林敬言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近10点。

上一本小说的出书商谈以及新文和编辑讨论的事情有些多,再加上林敬言又不是很喜欢拒绝别人的人,这一拖时间就久了。

回来的路上雨下的比较大,车难打,想着反正离家近,于是这一路他就淋了回来。

结果就被病毒毫不留情的入侵了。

唐昊被林敬言开门的声音惊醒,他轻巧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卧室门口。

林敬言看到了卧室门口的一抹白色,勉强的冲他弯了弯嘴角,看到他的专属饭碗还有宠物雪貂粮,便放心的走进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林敬言觉得有些头重脚轻,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他撑着身体走进卧室,放任自己栽在床上昏昏沉沉的陷入沉睡。

唐昊看着林敬言倒在床上,犹豫了一下跟着跳上了床,尾巴轻轻扫过他的脸,然后伸出爪子按上他的额头。

好烫。

唐昊瞪着这个不知道照顾自己的人,然后费力的想要叼住被子给他盖上,但是雪貂的身体太小了根本办不到。

他恨恨的追着自己的尾巴转了几圈,最后下定决心般的凑到林敬言身前,低下头,用自己的嘴蹭过林敬言散发着高热的唇。

瞬间,小小的雪貂身体猛然抽长,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赤裸的出现在了床上。

唐昊抓抓自己凌乱的短发,不爽的瞪了逼自己交出初吻的林敬言一眼,但发红的耳根却无声的出卖了他。

他帮林敬言盖好被子,之后翻出了他的衣服胡乱的套上,走出卧室翻箱倒柜找出了退烧药。

林敬言昏昏沉沉中感受到了一双有力的手扶起了自己,然后一碗温热的冲剂凑到了自己嘴边,他已经烧成一团浆糊的脑子根本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就着那只端着碗的手喝下了药汁,然后凑向身边的热源再次沉沉的睡去。

唐昊看着不住往自己怀里缩的,一脸潮红的林敬言,一脸不自在的抿抿唇,把头扭到一边。

只是看他生病可怜,才不是别的什么感情呢。哼。

林敬言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他愣了几秒,下意识发力一推,对方在睡梦中被推下了床。

“靠!!”摔疼了的唐昊呲牙咧嘴站起来,“姓林的你什么意思啊!”

“你哪位?”

林敬言看着对方身上自己的衣服,刚退烧的脑子还不怎么清醒。他的脸上还带着睡觉时压出的红痕,因为半夜嫌热而被自己扯开的浴衣凌乱的挂在身上,怎么看都有一种某事的事后之感。

唐昊咳了一声,瞪了他一眼,随后不自在的别过脸,还有些少年青涩的脸上带着别扭挣扎和一丝妥协。

这个场景让林敬言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他愣愣的听着青年开了口。

“你听好了,我叫唐昊,你的情缘。”

 

 

 

评论(19)
热度(105)